银保监会重磅发声 资管新规过渡期整改不会“一刀切”

发布于2020-01-13 22:50:33  |  浏览次数 :

继上周六公布2020年监管工作重点任务后,今日银保监会有关负责人就此作出进一步解释。

  1月13日,国务院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银保监会副主席祝树民,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办公厅主任、新闻发言人肖远企,银保监会首席会计师马学平出席发布会,就今年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重点目标、资管新规过渡期最新安排、高风险金融机构处置、车险改革等方面的政策规划作出详细解释,释放最新的监管意图信号。

  



  ▲新闻发布会主席台(吴晓山 摄)
  先看本次会议重点:
  1、严格执行授信集中度等监管规则,严防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持续遏制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

  2、对资管新规过渡期内个别确有困难的机构适当地给予一些灵活措施安排。

  3、商业银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监管评价办法将于近期发布,建立以信贷服务为主,覆盖商业银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工作全流程的评价办法和指标体系。

  4、车险领域真正触及根本利益的改革,触及利益藩篱的深水区改革还没有开始。银保监会将在今年适当的时机,正式实施车险综合改革。

  5、银保监会时刻保持警惕,对高风险银行保险机构进行排查,进行名单制管理,并且千方百计想办法进行化解。对于中小机构的风险,今年同样会采取综合手段,但是根据每家机构的不同情况,因机构而采取分类措施进行化解。

  值得注意的是,今日,A股三大股指尾盘全线拉升,沪指升破3100点大关,深成指大涨1.47%,创业板指大涨1.62%升破1900点。有观点认为,A股尾盘异动,或与银保监会的最新表态有关,特别是对于“资管新规过渡期内个别困难的机构会适当给予灵活安排”的表态,释放出“鸽声”,让市场的敏感神经有所缓解。

  



  回应资管新规过渡期到期安排:对个别机构适当给予灵活安排
  2020年底将是资管新规过渡期的截止时期,对于存量银行理财产品能否全部完成整改,市场打了一个问号。因此,外界也在期待资管新规的相关安排会进行调整。

  对此,肖远企表示,今年是资管新规过渡期非常重要的一年,银保监会要求银行机构认真执行资管新规和相关理财规则,认真化解存量资产的风险,圆满地在过渡期内把有关工作处理好。

  



  ▲中国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办公厅主任、新闻发言人肖远企(徐想 摄)
  不过,肖远企也透露,确实有一部分银行机构的存量资管产品在资管新规出台前就比较大,个别机构对于在过渡期内完全整改到位还有困难,但银保监会要求这些机构制定中长期整改方案,要求原则上必须在过渡期内整改到位,但为保证资管产品、特别是银行理财产品能够平稳有序整改到位,银保监会也会研究相关安排,对个别机构适当地给予一些灵活措施安排。

  防风险定9大目标
  去年银保监会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例如,全年处置不良贷款约2万亿元;全国共成立债委会约1.92万家,实施市场化债转股1.4万亿元;全年处罚银行保险机构2849家次,罚没合计14.5亿元;严厉查处银行保险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房地产贷款增速同比下降3.3个百分点等。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也是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收官之年,防风险任务同样不能松懈。黄洪透露,今年银保监会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方面明确了9大重点工作:
  一是稳妥处置高风险机构,压实各方责任,全力做好协调、配合和政策指导。完善银行保险机构恢复与处置机制。

  二是继续拆解影子银行,大力压降高风险影子银行业务,防止死灰复燃。

  三是加强资产质量监管,持续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提高资产分类准确性。

  四是坚决落实“房住不炒”要求,严格执行授信集中度等监管规则,严防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持续遏制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

  五是对违法违规搭建的金融集团,在稳定大局的前提下,严肃查处违法违规行为,全力做好资产清理,追赃挽损,改革重组。

  六是深入推进网络借贷专项整治,做好存量资产处置、停业机构退出和机构转型工作。加大互联网保险规范力度。

  七是继续努力配合地方政府深化国有企业改革重组,加快经济结构调整,化解隐性债务风险。

  八是有效防范化解外部冲击风险,做好银行保险机构压力测试,完善应对预案,稳定市场预期。

  九是进一步弥补监管短板,加大监管科技运用,加快建设监管大数据平台,完善监管制度,强化监管队伍,有效提升监管能力和水平。

  其中,在处置高风险机构方面,肖远企表示,总体看,银行保险机构的风险总体可控,但确实有个别中小机构现在风险较高,银保监会时刻保持警惕,对这些机构进行排查,进行名单制管理,并且千方百计想办法进行化解。

  “可以看到很多风险,有的是用常规手段在化解,比如不良资产处置,实际上就是化解了这些机构的信用风险;另外,也要求银行对新增贷款要严格进行筛查管理、风险控制。”肖远企称。

  肖远企强调,对于高风险中小金融机构除了用常规手段外,也要采取主动出击的措施。对于中小机构的风险,今年同样会采取综合手段,但是根据每家机构的不同情况,因机构而采取分类措施进行风险化解。

  在查处违法违规搭建的金融集团方面,肖远企表示,2017年初开展治乱象、防风险措施以来,已经整治了一批不法金融集团,这项工作还在持续推进。这些违法违规搭建的金融集团除了要从公司治理角度进行整治和打击外,还要注重制度建设,今后在股东资格的审查和优化股权管理方面也在研究措施,切实把有专业能力、有长期诚信记录的国内外专业机构引进来作为这些机构的主要股东。

  今年小微企业贷款重点挖掘“首贷”客户
  近两年来,监管部门推动银行加大对民企小微的普惠金融支持力度。2019年,银行业新增人民币贷款17万亿元,同比多增1.1万亿元。其中,2019年末,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是11.6万亿元,同比增长25%;有贷款余额户数2100多万户,较年初增加380万户;新发放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较2018年平均水平下降0.64个百分点。

  今年,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依旧将是监管和银行发力的重点,但具体工作的侧重点有所转变。从监管释放的信号看,挖掘“首贷”小微企业客户将是今年的重中之重。

  祝树民表示,首贷比续贷要求更高一点,这项工作中,各家银行也都非常重视首贷业务。银保监会指导银行业协会,自去年11月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倡导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百行进万企”的融资对接工作。根据小微企业在银行开立基本账户的情况,一对一的建立对接机制,让银行从坐商变行商,深度调研小微企业融资需求。在银企信息充分交流的基础上自愿对接,实现银企良性互动。

  


  ▲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祝树民(徐想 摄)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国已经有近800万户正常经营、正常纳税的小微企业纳入“百行进万企”范畴。

  “我们会从企业的纳税情况看融资需求,如果企业有纳税记录而没有银行贷款,我们会根据企业在哪一家银行开立基本户,就把信息提供给这家银行,由这家银行上门对接发放首贷。目前广大银行正在主动上门服务,开展对接,预计这项工作到今年4月底能够全部对接完毕。”祝树民称。

  此外,在完善小微企业贷款制度方面,据了解,银保监会将于近期发布商业银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监管评价办法,建立以信贷服务为主,覆盖商业银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工作全流程的评价办法和指标体系。

  实施车险深水区改革
  作为财产险的主要险种,车险占整个财产险保费的比重已超六成,但近年来,车险高定价、高手续费、粗放经营、无序竞争、数据失真的问题仍然存在。黄洪坦言,加快车险改革已经是摆在银保监会面前的一项紧迫任务,有作为2020年监管工作的一项目标。

  “应该讲,这些年来车险进行了一些改革,但我认为是一些小改革。真正触及根本利益的改革,触及利益藩篱的深水区改革还没有开始。养老险、健康险在2013年进行了彻底改革,这次车险改革也是要坚持市场化的改革方向。”黄洪称。

  对于下一步车险市场化改革的方向,黄洪透露了三大方向:
  一是把握好改革总体要求。改革的基本原则是由市场决定、监管引导、调节总量、优化结构,扩大保障、提升效率、简政放权、协同推进。

  二是把握好改革的主要内容。采取交强险与商业改革相结合,条款与汇率改革相结合,保障与服务改革相结合,市场和监管改革相结合,综合施策、协同推进。

  三是把握好改革的节奏力度。目前正在制定车险综合改革的具体方案,这个方案也正在广泛地征求意见。银保监会将在今年适当的时机,正式实施车险综合改革。